我确定你就是我的永远

文章分类:爱情故事  发布时间:2021-02-06  阅读: 241

  我和陈小南有一段固定的对白。

  我问:“小南,你爱我吗?”

  他面无表情地回答:“爱。”

  我接着问:“有多爱?”

  他说:“很多爱。”

  我最后问:“爱多久?”

  他仍然面无表情:“爱到死。”

  然后,我们两个笑翻在地。

  这段对白,是我们模仿一部香港电影中的台词,更像是我们之间的一种游戏:

  其实,我们的故事很俗套。

  两年前,陈小南按揭了一套三居室,他建议我投资一半,我拒绝;他建议我租他的房子住,我当然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,可还是嚷着“我是要付租金的”,然后搬进了他的新房。我把租金交到陈小南手里,从鼻子里哼了一声:“本人不是白吃白住的主儿。”他赞:“佩服,佩服!”

  我们开始了准夫妻生活。每个月的发薪日,他顺理成章地收我的房租费、水电费、生活费。每次他都不忘告诉我,所有的费用并不是均摊,他六我四,因为他是大男人嘛。我心里不屑一顾:要真是大男人就不会收我一分钱了,再有,他的存折总锁在抽屉里,是防着我吗?

  和好朋友茶荼唠叨小南的“贱相”,荼荼说:“小南只是个普通白领,每月要付房贷,平时还要买礼物讨你的欢心。你们住在一起,共同承担花销无可非议。当然了,你内心的那点委屈我是能够理解的,我们都是女人嘛,都希望男人慷慨大度。”

  陈小南提了几次结婚的事,见我不来劲,他也就不再提了。“其实现在这样和结了婚也没什么区别,不就是一张纸吗,不要也罢。”

  我白他一眼,呸,我还不想花样年华就做他的黄脸婆呢。

  那天阳光很好,醒来的时候床边已是金光一片。我嘀咕了一句:“这么好的天气,关在空调办公室里真是浪费。”小南涎着脸阻止我下床:“那就不要去上班了。”“不上班你养我啊?”“我当然养着你了。”“哪天我失业了,你可要说话算话啊。”小南扯着喉咙喊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  还好,没有迟到。刷完签到卡,人事部经理冲我招手:“你来一下。”进了会议室,已有几位同事在坐。人事部经理开了口:“最近公司经营状况不好,不得不与一部分员工解除劳动合同,一次性支付大家三个月薪水……”

  我抱着自己的物品走出写字楼,阳光依然明媚。我给荼荼打电话,有气无力地告诉她:“我失业了。”荼荼安慰了我几句,问:“小南知道吗?”“还没跟他说呢。”“你可不能失业又失恋。回去对小南温柔一点,做他喜欢吃的菜,再买一瓶红酒。”荼荼谆谆教导我。

  回到家,我给小南打电话。他调侃地说:“你真的请假在家里晒太阳了?”

  我说:“不是,我被炒鱿鱼了。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呢,你怎么会失业。”他笑说。

  我终于忍不住哭起来:“是真的……”

  静默半晌,我以为他会安慰我,然后说“没事没事,有我养着你”,可是我听到他的声音突然变粗了:“你可真能折腾!”然后“啪”地挂断了电话。

  我呆住了,气不打一处来,“砰”地一声把红酒瓶砸碎了,殷红的酒汁四溅。想一想,早晨的戏语犹在耳边,可现在他居然连一句安慰话都不肯说。

  直到晚上10点,小南才回家,一进门就冲我嚷:“你怎么回事啊,现在找份好工作多难。你可真是的,这几年在公司里是怎么混的。”

  我生生咽下了心里的气。我已经失去工作,不能再失去爱情。我强笑着说:“早晨你还说要养我呢。”他语塞,转过头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,生气地指责:“把家里搞成这个样子,你就不会收拾一下吗?你这种人,哪个男人敢养?”他踩过那片狼藉,走进卧室睡觉。

  我欲哭无泪。

  我一个人呆在客厅,看那些影视剧中的风花雪月。男女主人公说“永远”的时候都眼含深情坚定无比,我在黑暗中陪着他们欢笑、流泪。以前,每次看到这种煽情的场面,小南便会拥住我在我耳边说,他也是我的“永远”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身上多了一床棉被,小南早已出门。晚上回来,他顺路买了饭,问我要不要吃。我赌气地说不吃,他独自吃了饭,然后说有事便出门去了。一连几天,都是如此。

  我开始四处求职。以前我是个挣多少花多少的人,没有半分积蓄。和小南在一起的这几年,他买下了房子,而我呢,只有一柜子衣服和一抽屉化妆品,当不得吃当不得喝。

  人才市场,人山人海。我向一个摊位递上自己的资料,人家看都没看便说,回头再通知你是否面试。我还想说什么,人家已满脸不耐烦。我懊悔不已,早知今日之冷遇,以前在公司里做得努力一些,也不至于丢掉工作吧。

  我慢慢在街上走,经过哈根达斯的店面时,看见靠窗的一对年轻男女正甜蜜地边吃边谈。我突然恨得咬牙:是小南和他的前女友小烟!小烟如今是外资公司的主管,和失业的我相比,她当然风光多了。

  失业不能失恋,失恋不能失志。哼,要不是失业,我还看不清陈小南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呢,这才几天他就移情别恋了。

  我心里打定主意,在失恋这件事上,与其被他炒,还不如主动一点先炒了他。

  爱情没了,尊严要有。

  我正收拾自己的东西,陈小南回来了。我巧笑倩兮:“恭喜你从此甩掉我这个大包袱,没有人会要你养着了,你把自己的心放回肚里去吧。”

  看着我的行李,他急了:“这几天我到处给你联系工作,看人冷眼,心情烦躁,所以没顾得上安慰你。”

  我冷笑:“那你顾得上和别人旧情复燃?”

  “你是说小烟?她现在是外资企业人事部主管,我托她帮你找工作。因为还没有眉目,我不想告诉你,怕你多心。”

  我不肯相信他的解释。

  他说:“其实,你不工作也没什么。我想了,我们结婚吧,要个孩子,我养着你们。”

  我一愣,随后拎起行李就往门外冲,我才不要再听他虚伪的诺言。

  他拦住我:“你的东西都带上了?”

  “放心,你的东西我一样没拿。”

  “可是,这房子有你一半啊。还有存折,你也要带走,那些都是你每月交给我的钱。再有,最最重要的是,我也是你的啊。”

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房子有我的一半,存折也是我的,这个臭男人也归我?

  我哭了:“你这几天一直冷淡我,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。”

  “你呀,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要惩罚你。”小南用他的唇覆住了我的泪,“快说,你要嫁给我……”

  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。这个男人,居然在我失业的时候向我求婚。这个斤斤计较的男人,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,注定就是我梦寐以求的“永远”?

  我们有了一段对白。

  “小南,你爱我吗?”

  “爱。”

  “有多爱?”

  “很多爱。

  “爱多久?”

  “爱到死。

来源:网络


内容如有涉及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

推荐会员

  • 未婚 5~8千 联系Ta

    小发发一朵

    26岁 160cm 淮安清江浦区
  • 未婚 策划推广 5~8千 联系Ta

    那就这样吧

    30岁 174cm 淮安清江浦区
  • 未婚 1~2万 联系Ta

    小葱拌豆腐

    24岁 175cm 淮安淮安区
  • 未婚 市场/销售 8千~1万 联系Ta

    广州绣之源

    27岁 171cm 广州白云区
  • 未婚 自由职业者 5万以上 联系Ta

    LuckyCheng

    29岁 176cm 淮安清江浦区
  • 未婚 其他 5~8千 联系Ta

    金。

    24岁 178cm 淮安清江浦区
  • 未婚 5~8千 联系Ta

    Ren

    25岁 163cm 淮安清江浦区
  • 未婚 记者/编辑 3~4千 联系Ta

    Ran

    24岁 165cm 淮安
  • 微信扫码,进入微信版
  • 手机扫码,进入手机版
  • 返回
    顶部
  • 请用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

    关注成功后可获得帐号消息通知等全功能体验

    先不关注,我先看看再说